脱身第1~41集全集分集剧情介绍 脱身第40~41集分集剧情预告


乔智才觉得去问这些学生更有用,因此弄了身学生制服,混进一群正在喊口号,准备游行抗议的学生里,还和一个领头的学生搭上了话,两人边走边聊,突然对面又来了一群游行的学生,那领头学生问乔智才到底是哪一派的?乔智才随口胡诹说自己是保密局的,那学生倒乐了,原来他是党通局的,两人算是一伙。一场莫名其妙的游行完了,他还是不懂黄俪文说的组织到底是什么样的。

姜科长决定让黄俪文帮他填平账目,因此对两人换了脸色,不仅放他们走,还承诺必有重谢。两人离开17号仓库,在街头分别,乔智才笑着问黄俪文,他们这样应该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吧,黄俪文点了点头。忽然她想起了乔智才那个优秀的弟弟,她忍不住告诉他,他的家人并不是不喜欢他,只是他和家人不一样而已,乔智才忽然的有些感动,因为这番话的确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从小自己就不如弟弟,家人看上去也似乎都更喜欢弟弟,而黄俪文的这番宽慰,的确让他感动。

黄俪文喝止了崩溃失控的乔智才,楚科长继续带人搜查了一遍,可惜一无所获,黄俪文下了逐客令,楚科长自觉理亏,正准备离开,乔智才却突然叫住了他,他一拳打在楚科长脸上,让他向乔老爷的尸身鞠躬。楚科长的气焰也没了,老老实实地鞠了一躬,灰溜溜地离开了林家。

唐医生这几天一直在被严密监视着,这天黄俪文又找到他,仍旧是装作帮妈妈询问病情的样子,把自己在帮六爷做账的事告诉了他。唐医生一听这个消息,反而高兴起来,原来最近组织查到一份重要的账单,应该就藏在六爷的那里,他希望俪文可以通过帮六爷做账的时候找到那份账单。因此第二天做账的时候,黄俪文便长了个心,因为有任务在身,她显得格外有精神和动力。俪文想查清六爷公馆的布局,便谎称去卫生间,可外面两个六爷的手下一直紧紧的盯着她,不允许她擅自去任何一个地方。她便等到那两人都出去吃饭时,才偷偷摸进了六爷的卧室,也只大略地看了一下便回来了。

好巧不巧,乔太太竟然也在那家理发店里,乔智才不方便进去,便雇了个小孩帮他送信,没想到那孩子却认错了人,把信送到了乔太太手上,吓得乔智才硬着头皮冲进店里抢走了信。费俪娜认出乔智才就是前些日子在舞厅拒绝她的吻的人,心气高的她便不愿待在店里,她任性地走到了店外等着家人,这时与黄俪文接头的火镰先生来了,他错误的把同样戴着珍珠胸针的费俪娜当成了黄俪文,还与她对暗号,俪娜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意思。火镰先生也有些奇怪,刚想提胸针的事,话还没说完却被费俪娜误当了流氓。俪娜吵吵嚷嚷不仅招来了巡警,还吓晕了正在做头发的林太太。巡警不依不饶,偏要带火镰先生进警局调查,多亏了乔智才搬出了六爷,才打发走了他们,俪文着急和火镰先生接头,便只好拜托乔智才帮她照顾一下晕倒的林太太,乔智才雇车把林太太和费俪娜送回了家,趁机把父亲的信塞进了林太太的衣袋里。

第4集:乔礼杰初识俪文 同胞兄弟惹乌龙

乔智才通过人脉搞到了一批美国货,想通过倒卖来赚钱。半夜回家时,却看到大嫂和阿三哥在一起说着什么,他们俩是老相识,在一起说说话也没什么,可大嫂却心虚了,害怕乔智才看到或者听到了什么,死活要让阿三去探探他的口风,乔智才虽然听到了,可他又不是“长舌妇”,当然不会说出去的,可见阿三来了,他却玩心大起,故意捉弄了他一通,吓得阿三魂不附体。

这个年夜,乔家过得很难,乔太太在年夜饭上任命了新的理家人——乔智才。经过一系列的风波,她终于看到了乔智才的能力,因此她决定把家交给智才。同时,乔老爷的死也给了她很大的打击,她不再想太多的事了,她吩咐家人待她死后,不要与乔老爷合葬,她辛辛苦苦劳心劳力了一辈子,死后只想一个人清静一点。

姜科长不停的撺掇着乔智才说说他和俪文之间的故事,乔智才却反过来把话题转移到了楚科长身上,说他当初天天派人盯着俪文,不就是想追她嘛,成功的结束了这个话题。俪文偷偷的去了其他的房间寻找名单,姜科长暗暗跟随,楚科长配合他拦住乔智才,他提到了俪文的前夫张晓光,与智才句句针锋相对。乔智才处变不惊,巧言化解了楚科长抛出的所有问题,六爷却越听越沉默,他老奸巨猾,不像一般人那样好糊弄。

楚科长找到了姜科长,他仍旧不甘心放过乔智才和黄俪文,可是他现在缺经费,设备也被六爷上缴了,所以他来求后勤科的姜科长帮忙,可现在的姜科长怕了,不太想趟这趟浑水,他把俪文怀孕的事告诉了楚科长,以此证明乔智才和黄俪文不是假结婚,可心细的楚科长却发现了一个破绽,只要查清俪文怀孕几个月就可以推断出他们是不是假结婚,只要怀孕五个月以上,那孩子就绝对不是乔智才的,因为那时候他还在监狱里呢。楚科长嚷嚷着要姜科长立马派人去查,可姜科长真的烦了,不想再掺和。另一边,黄俪文在乔太太的陪同下去唐医生那检查,其实是想从那获得组织的消息,唐医生告诉她乔礼杰要去美国了,俪文听了很惊讶,因为当时她明明就劝动礼杰留下来了呀,唐医生让她回家一定要仔细观察礼杰的动向。

乔智才也想加入组织和俪文并肩作战,甚至连入党申请书都写好了。另一边,乔礼杰扔在乐此不疲的进行着他的英语小课堂,俪文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是毛六爷找智才的,让他火速去百乐门谈事,俪文劝智才以后离六爷远一些,他不是什么好人,这一点乔智才心里是很清楚的,他也有把握自己可以进退有度。百乐门里,六爷询问起礼杰的病情,智才随口胡诹,六爷又吩咐乔智才去找水利专家徐泽文,一定要在共产党之前找到他。礼杰的小课堂结束了,俪文帮他收拾客厅,两人随口闲聊,礼杰说他不希望手头的实验结束,因为实验会占据他大部分的思考,一旦实验结束他就会满脑子想着失恋,俪文愣住了,好奇礼杰什么时候失恋了?礼杰心里却很难过,他一直记得那天自己假扮智才从俪文口里套出的话:“我对礼杰没有一点感觉。”

六爷的脸色微微一变,直截了当地告诉礼杰他今天是走不掉了,引党国需要他这样的人才I,他的去留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乔礼杰不畏权贵,直指六爷无耻险恶,吓得乔智才魂不附体,生怕六爷一生气杀了礼杰。六爷不敢杀智才,但是却敢软禁他,并且把他交给了乔智才看管。另一边,组织方面已经得到乔礼杰被当局拦下的事。与此同时,智才带着礼杰回了家,家里人都已经知道礼杰被保密局软禁,而智才又是保密局的人,所以他们都迁怒到智才身上。对于这个情况他早有了准备,只见他拿出两张支票,说那是礼杰的休养费,金额大到够一家人生活好久,家里人立马动心了,不再责怪智才。

 

 

 

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打来电话想约乔礼杰见面,他想劝乔礼杰和自己回美国,一方面他可以继续学业,另一方面,乔礼杰在国内是很不自由的,因为国共各方都想争取他,尤其是国民政府,也许他们会不择手段的对付他。并利用他的科学成果。乔礼杰没有当场做出决定,回到家后,他向家人宣布了这件事,想听听家人的意见,乔太太和乔大哥尽管不舍得,但都支持他去美国,乔智才也是同样的想法,可俪文却想到了更深的一层,她看出礼杰是想学以致用,报效祖国,能去美国自然是好的,可就目前国内的形势而言,无论哪一方获得胜利,像礼杰这样的科学家都会收到优待,并且可以为国家做出贡献。家人的建议都抵不过俪文的一番话,那番话说到了他的心里,因此他当场决定不去美国了。

阿娥带来消息,说有的居民区在搞“自查”,要是碰到黑户或者什么身份不明的,立马赶出去,黄俪文听着有些害怕,连夜拎着箱子出门,正好遇见乔智才,他也拎着箱子,黄俪文猜到乔智才是要拿箱子去换金条来还债,一时情急就埋怨他不该这么做。两人在街上吵了起来,突然保密局的密探来了,把他们俩齐齐抓走。

上海保密局最近也很不安宁,他们派出了大批人马满城搜查“共匪”的下落,而共党们此时正聚在一处小楼里商讨着与另一位共产党员叶如风的接头的事。保密局的人突然来袭,顿时枪声四起,几乎将这里的共产党员全部歼灭,二十三号皮货行被大火烧成灰烬。从一个伤员的口中,保密局里的楚科长得知一个姓叶的共产党员明天从南京来上海,估计有重要情况。楚科长知道火车肯定要经过常州,因此便带着一帮手下去常州堵人。

第16集:女佣受胁迫背叛俪文 俪文决定离开上海